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從昨晚一直睡到今天下午,如果不是好友的電話,我就想這麼一直睡下去,永遠都不要再醒過來。 好累好累啊。無比的倦怠。 醒來發了最後的短信給他,親愛的,我放過你。原諒我這些天的荒唐,一切只因我愛你。 還記得那個炎熱的大一暑假軍訓。教官遴選踢正步方隊隊員,男生紛紛提名他們心儀的女生,內向的我默默地坐在地上,有種被忽略的感覺。忽然,他站起來大聲地報著我的名字,一時我有些恍惚。卻不知那時心裡已默默種下了好感的影子。 教學樓裡下樓梯時我們並排走著,仰起頭看著穿著大毛衣的他,心底流過溫暖的感覺。他的氣息在空氣中忽然瀰漫開,變成了我這輩子都再熟悉不過的味道。 從大一開始,我、他、小魏和莎莎,我們四人是好朋友,卻又似乎並不是那麼近。摻雜著對對方有期望的友情往往不是那麼堅固,因此,小魏和莎莎最後老死不相往來。我和他,一直不遠不近。因為我從不向別人敞開心扉。大二下的某天,他開始追求我。其實,我心中早埋下了好感的種子。面對他的追求,我沒有拒絕。就這樣開始了我的初戀。 愛情總是美好的。忘不了設計樓外小路上的甜蜜初吻。忘不了校園裡小路上我們的身影。忘不了學校操場上我們走了一圈又一圈也不覺得累。忘不了我們在北區看小電影。忘不了我們在盤山公路上他背著我向前走。忘不了我們第一次去黿頭渚,還有我們那時的一張合影。忘不了那時他送我的綠松石手鏈。忘不了我們每天去日再食買奶茶和烤腸。忘不了我最喜歡喝狀元樓的酸辣湯,他最喜歡吃狀元樓的紅燒魚。 我們互相種下好感的影子卻不自知,不停猜疑對方對感情的態度不夠認真,不夠成熟的我們不停地傷害對方。最後,我在暑假時遇上了我第二任男友楊,他讓我體會到了真正的愛情感覺,浪漫的,不由自主的,不顧一切地想要靠近對方。那時,我的離開深深地傷害了他,而他,並未對我有所微詞,現在想來,今日的我是否也該成全他去追求他想要的感覺? 平日不覺對他的感情有多深厚,這次他決絕離開,才發現對他的愛和依戀深入骨髓。我每日的糾纏和挽留對他而言都是種痛苦。聽著他痛苦和煩躁的聲音,我真的好心疼。心疼這個男人,我想我真的該放手了。折磨他並不是我的本意。我愛他,只要他幸福就好。我的痛苦又算得了什麼呢?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早上外出,寒意逼人,凜冽的風嗚嗚咽咽的呼喊,迎著面撲來,我急急的捲縮進綿暖的羽絨大衣。一夜小雨,使這冬季的清明彌滿濕潤的水汽。連天也變得白氣雲集,深不可測。 此時,還能感到些微細的雨絲打著點落下。放眼四望,從天降下輕紗般籠煙霧靄,薄薄的散著、涼涼的舒展。地面結著一層薄如蟬翼的冰,踩在上面,一不留神,就會腳底打滑,溜溜的轉一個圈,哈一口氣,漫步在冰上;房屋人物朦朦朧朧,迷迷茫茫,好似霧裡看花,神秘而別有韻致。一段段樹,悄然屹立於霧影風塵之中,消瘦蒼白的身形卻依然清晰透明。我在歡愉中沉浸於這雨霽冬景。 但好景不長,中午回家,看見滿地一片狼藉,冰壁支離破碎,殘缺不全。車輪碾過時汁水四濺,黑水汩汩流淌,地面好像被濃墨肆意潑灑,硯台上車來人往。樹上不時墜下烏灰的雪屑,飄飄揚揚在風中滾落到地下,融入漆黑的、遙遙不知邊界的水裡。黑水更黑了。 傍晚時分。夜神將一切攏入懷抱,霧被調和得曖昧不明,路燈一排排,車燈溜來溜去,小樓大廈綵燈漣漣;在霧中就只能看見這些明暗不一的火光了,像螢火蟲的尾芒,點綴冰冷大地、陰鬱天巒。 這硬生生拉扯至一起的天與地,中間萬物的潤滑劑,已漸漸乾涸,被擠脫得只剩下這鐵灰色冒著腐臭的鐵殼了,看著他不斷的壓搾,不知何時才是頭。我也就只能歎息了。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因為它是一種很愛清潔的動物,它們為了把自己居住的地方保持乾淨,所以它們總是用泥土掩蓋住尿和糞便,這只是在家裡或自己的地盤內。除了這些地方,它們便會故意留下糞便,讓同伴們知道。

| 7th Jul 2012 | 一般 | (4 Reads)
早上外出,寒意逼人,凜冽的風嗚嗚咽咽的呼喊,迎著面撲來,我急急的捲縮進綿暖的羽絨大衣。一夜小雨,使這冬季的清明彌滿濕潤的水汽。連天也變得白氣雲集,深不可測。 此時,還能感到些微細的雨絲打著點落下。放眼四望,從天降下輕紗般籠煙霧靄,薄薄的散著、涼涼的舒展。地面結著一層薄如蟬翼的冰,踩在上面,一不留神,就會腳底打滑,溜溜的轉一個圈,哈一口氣,漫步在冰上;房屋人物朦朦朧朧,迷迷茫茫,好似霧裡看花,神秘而別有韻致。一段段樹,悄然屹立於霧影風塵之中,消瘦蒼白的身形卻依然清晰透明。我在歡愉中沉浸於這雨霽冬景。 但好景不長,中午回家,看見滿地一片狼藉,冰壁支離破碎,殘缺不全。車輪碾過時汁水四濺,黑水汩汩流淌,地面好像被濃墨肆意潑灑,硯台上車來人往。樹上不時墜下烏灰的雪屑,飄飄揚揚在風中滾落到地下,融入漆黑的、遙遙不知邊界的水裡。黑水更黑了。 傍晚時分。夜神將一切攏入懷抱,霧被調和得曖昧不明,路燈一排排,車燈溜來溜去,小樓大廈綵燈漣漣;在霧中就只能看見這些明暗不一的火光了,像螢火蟲的尾芒,點綴冰冷大地、陰鬱天巒。 這硬生生拉扯至一起的天與地,中間萬物的潤滑劑,已漸漸乾涸,被擠脫得只剩下這鐵灰色冒著腐臭的鐵殼了,看著他不斷的壓搾,不知何時才是頭。我也就只能歎息了。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昨天跟爸爸說,想回家……爸爸說,別回來了,太遠,來回跑,還得耽誤學習……不禁覺得有些傷心了,學習,學習!!!厭倦了! 今晚爸爸又打電話來,說你在哪呢…?我還有點慪氣說在路上往宿舍走呢。爸爸說,想你了。我聽聲音知道他喝醉了,媽媽拿過電話嘮叨了幾句,重新給了爸爸。他說,我長大了,好多事情都不知道該怎麼跟我說了,好多事情我都不聽了;他說,不管跟誰在一起不能忘了自己的目標,要有個長遠的打算和計劃;他說,我是他的好女兒,不論我做什麼他都支持;他說,我回家永遠都是他期待的,無論怎樣爸爸都在家裡等你;他說,不要忘了爸爸的期望…… 說著說著我就哭了,其實從一開始就哭了 其實,爸爸是最愛最愛我的人,他小心地呵護著自己的女兒,寵愛著自己的寶貝,不管我讓他多麼傷心過,難過過。還記得我報志願那陣子他對我的失望,他整整一個暑假都不理我,像是在賭氣我拋棄了他,從此心裡放下了另外一個人…還記得送我來k大走那天他的背影,讓我的眼淚洶湧而出…還記得他聽到我電話裡開心的聲音頓時也樂得像個孩子… 爸爸不是什麼有錢人,但他很努力很努力的工作,為我提供盡可能好的生活 其實他不知道,我心底最愛的還是爸爸,最在乎的還是爸爸,我不想讓他失望,我想讓他過的更好,有的時候,我對自己也有失望,但我想我的目標我會實現的,我會做好的… 親情,是我從不感觸及的軟肋,因為爸爸媽媽給我的付出,是我無以回報的,親情,實在偉大,他們可以忘記我的所有任性,無私的愛我,這愛,沒有盡頭! 願爸爸媽媽健康平安!願所有的爸爸媽媽健康快樂每一天!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哦,天哪! 那天接了放學的孩子,電話卻突然響了,通知某地來人,立即到某某賓館接待,心裡一下為難起來——說好了要和孩子一起吃飯的,現在該如何向他解釋?吞吞吐吐地跟孩子說:你先回家去,爸爸還有點事,一會兒就回來,好嗎?孩子在車後座上抱了抱我的腰,說:怎麼總是有事?不能吃完飯再做嗎?我只好告訴他,要做的事就是吃飯。 孩子似乎也很無奈,不過在和我告別時卻說了一句讓我非常感動的話:慢點騎車,早點回來。說完就向家裡跑去。我望著他瘦小的背影,第一次感覺到被孩子關心的滋味,真正的酸酸甜甜。孩子長大了,知道理解父母的無奈,只是不知道這樣的成長,他小小的心裡付出了多少對無奈的忍受——總是不可改變的事實,讓他漸漸學會了改變自己。孩子懂事了,值得高興嗎?我說不準。 對他的成長,不論是做人還是學習,我的態度主要是順其自然,不太把自己的東西強加給他;但一方面又擔著心:萬一他一直不知道改變自己怎麼辦? 前天上午從同事孩子的嘴裡得知他默字排了個倒數第二,我的火氣止不住往上冒。我不要他總去爭什麼第一,甚至他已經會了的東西主動讓他不要重複去做,他不感興趣的東西也不勉強他去學,可是默字總不能弄成倒數第二啊! 中午從校車上接到他便開始和他談默字的事,誰知他卻滿不在乎:怎麼啦?不就寫錯幾個字嘛!不就倒數第二嘛!我的火一下子被燒起來,不是因為他寫錯幾個字,而是因為他的態度,我衝他大聲吼道:幾個字?你別忘了你是倒數第二!你天天什麼都不在乎,等你在乎的時候就晚了,人家就要把你當成差生來看了!我好像從來沒有用這麼大聲音和他說話,他先是一驚,然後就哭了,但嘴巴依然不服軟:不就幾個字嘛,這樣跟人家說話,什麼人啊! 到家以後,他還在不停地述說著心裡的委屈,似乎是我做錯了什麼。我真的生氣了,衝過去抓住他的衣領用力搖晃,希望他能從自己的所謂邏輯中清醒過來。這把他嚇壞了,因為爸爸從來不這樣對他,他大哭起來,還在不停地為自己辯解:一年十二個月,我就一次考不好也不行嗎?為什麼人家可以考不好?為什麼一定要我優秀?優秀為什麼還要學?不好就批評,考好怎麼就不表揚?……當時我真的很想揍他兩下,好在我忍住了。因為他被我強迫去吃飯時,淚水還在不停地往下流,邊流淚邊吃飯,我的心一下子就軟了,躲到一邊去,不忍心看他可憐巴巴的樣子。 我在想,我天天說分數不是那麼重要,九十分和一百分其實沒有什麼區別;孩子的快樂比學習重要,一次考不好絕不會影響一個人的一生……為什麼一到自己孩子身上這些理性的觀念就全忘了呢?下午一個會上,有位教師在發言的時候提到了斯賓塞的“快樂教育”,說孩子犯錯誤時向他發火,其實不是在幫助他解決問題,而是在洩憤,我羞愧得汗都下來了。 好在他是個不愛記恨孩子,吃過飯就跑到我邊上玩起了悠悠球,看我替他找工具留著下午到學校做小橘燈,早又像小尾巴一樣跟著跑來跑去了,又開始爸爸爸爸地叫個不停了。我想,孩子真的比成人優秀,他們是那樣容易寬容他人的傷害,那樣善意地理解你對他的粗野。 想起你每晚一定要拉著我的手睡覺,想起你去年冬天夢中為我暖手的動作,想起你前兩天還說和別人一起吃再好的飯也不如一家人在一起吃普通飯好……我知道其實一個孩子所給予父母的慰藉,遠遠多於父母所給予孩子的真正疼愛。豐子愷先生在他的《送阿寶出黃金時代》一文中有這樣一段話,讀來讓人心裡有一種酸酸的沉重: 記得去年有一天,我為了必要的事,將離家遠行。在以前,每逢我出門了,你們一定不高興,要阻住我,或者約我早歸。在更早的以前,我出門須得瞞過你們。你弟弟後來尋我不著,須得哭幾場。我回來了,倘預知時期,你們常到門口或半路上來迎候。……去年這一天我要出門了,你的弟妹們照舊為我惜別,約我早歸。我以為你也如此,正在約你何時回家和買些什麼東西來,不意你卻勸我早去,又勸我遲歸,說你有種種玩意可以騙住弟妹們的阻止和盼待。原來你已在我和你母親談話中聞知了我此行有早去遲歸的必要,決意為我分擔生活的辛苦了。我此行感覺輕快,但又感覺悲哀,因為我家將少卻了一個黃金時代的幸福兒。 你真的能理解爸爸不陪伴你而要去陪著別人吃飯了嗎?真的能原諒爸爸要求你好好讀書是為你好了嗎?真的每次都希望爸爸早些回來又不許爸爸快快地開車子嗎?……我想說,你長大了,可是我不想說我很高興,因為你每一個成長的腳印必然伴隨著某個痛苦的記憶,這是你成長的代價,也是你將來遠離父母的理由吧? 豐子愷先生在《給我的孩子們》一文中還說過,“我的孩子們!我憧憬於你們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我想委曲地說出來,使你們自己曉得。可惜到你們懂得我的話的時候,你們將不復是可以使我憧憬的人了。這是何等可悲哀的事啊!”“但是你們的黃金時代有限,現實終於要暴露的。這是我經驗過來的情形,也是大人們誰也經驗過來的情形。我眼看見兒時伴侶中的英雄、好漢,一個個退縮、順從、妥協、屈服起來,到像綿羊的地步。我自己也是如此。‘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你們不久也要走這條路呢!”將來有一天,你也需要像爸爸一樣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都花在別人身上,和別人呆在一起,那時我是不是還有勇氣要求你多陪陪老父親呢? 孩子成長的每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失去天真自然的幻想,失去輕鬆自在的淘氣,失去對父母和家的愛戀,失去無憂無慮的狂妄,失去自由支配的時間……是啊,成長的代價何等巨大,然而又有哪個父母敢讓他們不失去那些人生最寶貴的東西呢?孩子付出成長的代價的過程,也是父母跟隨孩子一起失去這些寶貝的過程啊!你們在抗拒失去這些,我們卻天天盼頭你們長大,其實我們比你們傻得多。 非常想專門為你編輯一本書,讓你在每一個成長的轉彎口少一些失去的痛苦,讓你能在失去以後還能借助這些文字找回童年的腳印——至少,那也是你未來人生途中的一個安慰吧。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這個生於斯長於斯的村莊,其實我也是一個沒有歸宿感的人。雖然我常常在文字裡尋找一個夢想的地方,但總因其變遷而憂患、彷徨、無助,對於那個日益遙遠的村莊,我知道,那裡並不是我永恆的天堂。 立秋那日,母親電話說,應該帶孩子到河裡去洗澡澡,這樣的話就不會鬧痱子了。我答應了她,卻沒有去,因為那條流淌過青蔥歲月的小河如今污穢不堪了,洗腳都嫌髒。立秋一場大雨過後,隨之而來的“秋老虎”是每個人都無法躲避的苦役,而在鄉村,偏偏這個時節農忙活兒多。在我們兄弟姐妹的強烈要求下,父母終於答應把家裡的稻田全都種上了花生、玉米和大豆,秋收季節,卻一點也不能耽擱。七月?頭八月蒜,蘿蔔白菜下種澆水,還有各種各樣的農作物成品晾曬和加工、儲存,土地公公土地婆婆一樣的父母確實忙。 我知道母親想見我的原因並非要我幹活,而是想看看我,況且我這個間隔多年未曾勞作的兒子壓根兒不是做事的人。人啊,一眨眼就步入了中年,體重增加,又不曾曝曬,看到父母在田地裡扯花生,有點過意不去,趕緊也去幫忙。我剛到太陽底下就汗涔涔了,而田間多雜草野蒿,隨便一挨就是一個腫癤,很癢,很紅。母親見了,自然心疼,趕緊叫我回家扇風。這麼多年了,父親還是習慣於電飯煲煮飯,而在搭建的土灶台裡用柴火煮菜。這也許是他年輕時候外出漂泊沿襲的一種老習慣,家裡明明有煤球和液化氣,他老人家就愛和詩人那樣“從明天起,餵馬,劈柴”,經常到河畔砍樹枝,一束一束的,排列得整整齊齊。的確,父親愛上了這種古樸的生活方式,那熊熊燃燒的柴火和裊裊升空的炊煙可能是他一輩子都難以割捨的情結。只是秋風一吹,那些濃煙不僅讓人塵灰滿鬢,也常常嗆出一滴許久都不曾流過的生活的淚…… 對此,母親頗有微詞。父親卻不以為然,沉沉說,你們知道什麼呀?柴火煮的飯菜味道最好,也營養。每次回家看望他們,母親總是留我吃晚飯再走。可今天的午餐時光卻是那麼單調,父親一個人喝酒,我和母親漫不經心地吃飯,大家的眼睛都盯著那台二十一英吋的電視機。我們之間的話語越來越少了,都是相互間詢問親人們的情況,要是沒有最新匯報,或者聽到不好的消息,片言隻語打發掉了。門外的秋風開始熱鬧起來了。母親很關心我的未來,她老是叨念,別的同事都在城裡買了房子吧?可惜呀,她老了,不能為我貢獻什麼了,除了老家的花生,除了辣椒,除了醃製的泡菜,實在幫不上什麼了。她每次歎息的時候,我總是很傷感的。要是我能在城裡購買一處房產,讓老人家到那去走走,坐坐,也是鄉里人的榮耀呀!虛榮總比無榮要好。我不好意思接著說,就轉話題說外面好像有秋風了呢,正好午睡。這些年,父母保持得最好的就是雷打不動的午覺習慣。但當我醒來後,他們卻早已悄悄外出忙乎著了,澆水,鋤草,收回作物,夕陽中,鄉間人煙稀少,只有晚霞的餘暉灑落在他們紅撲撲的臉頰。秋風颯颯,望著他們勞作不休的身影,我的心底驀地閃現出一種莫名的幸福:他們樸素的生活裡鋪展出一種恬淡的自在的安詳的風景,只有圉在其中,才不覺得苦澀。 回去的時候,母親堅持給我裝了一大袋新鮮的菜餚,深情地凝視我,叮囑我,錢少一點沒關係,也沒辦法,只要日子能過,人平安就好。哎,我騎上摩托車,掠過衰草連天的山野,初秋的晚風輕輕地吹拂在臉龐,那麼涼。我一直在想,將來有一天我退休後,該選擇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作為自己的最後歸宿地呢?我那遙遠的鄉村情結促使我對城市產生了一種天然的免疫和排斥,可現實生活中的鄉村卻並非我能輕易融入的。我還能像父母那樣,即使年屆七十歲,還那麼鍾情於腳下的土地嗎?還那麼勤勉無悔,日出而耕日落而息嗎?還那麼樸實無華,深愛那片土地嗎?如果將來真的在那個遙遠的村莊裡,如詩人所言那樣建一所小房子,兩個孤獨的老人手拉著手,在柴火熊熊燃燒的火光中映紅一臉的幸福嗎? 在城市和鄉村之間,我只是一隻沒有歸宿地的痛苦的候鳥。詩意地穿越這片深情愛過卻又無奈的土地,無人回答我的未來,只有那黃金般的秋風在傍晚的霞光裡奢華地吹呀吹……

| 9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猶記當年,盈月掛中天。與爾共圍坐,把酒月下飲。酒極興致起,挾酒話家常,歡聲片片。 今又月如故,只是無故人。空餘一人佇窗前,對月訴思戀。月或為我動,寂寥半邊天。

| 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元旦前夕,終於收到翠戈的燙金請柬,我的心中蕩漾起對朋友的祝福,同時,學生時代星星點點的回憶也在腦海間閃爍跳躍。 記得剛到那個我們讀初三時謂之為“理想”的美麗校園的那段時間,我和翠戈常常懷著新生的好奇與興奮,懷著初離開家的淡淡愁緒,並肩漫步。很快,我們都發現,師姐們個個本事了得,或能歌能舞,或善吟詩為文,或工於揮毫潑灑,或勇於馳騁賽場……她們渾身洋溢著青春的風采,簡直光芒四射。 對比平淡得無法再平淡的自己,不經意間,我們自卑氤氳的雙眸放大了別人的美麗,塗灰了自己的天空。 平日裡,我們也跟其他同學一樣,默默地拼著苦勁積累日後工作的基本功,但閒暇時,事事不如人的感覺還是讓我們迷惘。多少次,星光燦爛的夜空下,我和翠戈頭頂著頭,平躺在籃球場邊那個兩米多高的窄窄的鐵架上,望著深邃的天空,一任青春的憂鬱在心頭驕橫恣肆。就是到了夢中,我們自覺還是比醜小鴨還醜小鴨。我們沒有遇見童話《醜小鴨》中那一汪湛藍的天鵝湖,沒能照出自己本真的一面,一直到我們畢業後各奔東西…… 翠戈出嫁前的那天晚上,我到了她家。像學生時代一樣,我們又徹夜長談,談我們曾經的快樂與苦惱,談走向社會後的生活。我們談得最多的是我們的工作,我們的學生。我發現,工作是我們發掘自我的平台,面對著幾十雙純真的眼睛,神聖的使命感讓我們很自然地展現了自己最有魅力的一面,就像滿懷欣喜地流連於晨曦裡含露乍開的眾花之中,自己也成了美的化身一樣。啊,其實我們並不是醜小鴨,以前是青春的虛榮膨脹成一個完美的理想,壓抑了我們本該多彩的生活,使原應輕盈的步伐變得沉重。我們早就找到了美麗的天鵝湖,在我們的工作中,在孩子們一雙雙清澈晶瑩的眼睛裡。 第二天早上,我和翠戈其他的親朋好友在她馨香的閨房裡,靜靜地看著她在化妝師的精心侍弄下水靈雅致起來。翠戈的媽媽一直在旁邊慈祥地微笑著,眼睛充滿了無限的愛憐。不知什麼時候,手捧鮮花前來迎娶的新郎已進了閨房,他正以熾熱癡迷又無比溫柔的目光旁若無人的看著自己的新娘。我深深地知道,在他們的心目中,那個曾和我一起在校園裡苦苦拚搏、又和我一樣傻傻地困囿於自己編織的桎梏中的翠戈,也早已變成美麗的天使。 從翠戈家回來,我在日記本上寫下這樣的一段話:走過青春,一路伴有生活的寬厚博愛與洗禮;走過青春,青澀的果兒迎來色彩斑斕的秋季;走過青春,期待著更多新的挑戰和希冀!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心血來潮,要單獨去旅行,去看海,去聽聽大海哭泣的聲音。隨意的換了套短裙,奔到火車站買票的時候,卻發現我錯過了到達目的地的火車。沮喪的坐上了回家的公車,卻發現這不是直達車。 獨走在那條熟悉的綠蔭小道上,彷彿一具美麗的行屍走肉。好幾天沒有出門,殊不知,秋天已經來了,秋意 ,也在日益地加濃。路邊的葉子,不斷地在頭頂上徘徊,然後失去方向的四處散落。陣陣秋風劃過,讓衣著單薄的我連打寒戰。嘗試著緊握雙手 ,感覺到的,卻是無盡的寒意:手是冰的。環望四周,我這才注意到,路過的女子們,大都換上了秋裝,唯有我,依然短裙飄飄。 這座城市,依然車水馬龍,車流不息。可是身邊的人,卻彷彿都因這個十一長假而慵懶不已。而我自己,更是頹廢不已,比行屍走肉還要更加面無表情。上班的時候那麼期盼著放假,可是現在卻覺得,假期那麼漫長,哪怕是一天,也是度日如年。 低頭,走路。思緒卻在頭頂上空無盡的盤旋。不知道是路過了哪一個單位,我的餘光,早就瞄到了一輛車緩緩駛出來,本該讓路的,可是我沒有,甚至連看都沒看。當我走到路口,車也剛好停在離我膝蓋不到五厘米的地方。我想,所有的司機,都害怕遇到像今天的我一樣的行屍走肉的人吧。 走走,停停,看到了地板上我白皙的腳丫。得益於你的時常叮嚀,如今的它才得以這麼白皙整潔美麗……思緒,劃過了你曾對我的種種寵愛,鼻子一酸,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不可抑制的往下掉。我想,以後,不會再有第二個男人能像你疼我一般,把我捧在手心了;以後,也不會再有第二個男人能讓我像愛你一樣,愛得入心入肺了。所以我很難過,很難過,很難過很害怕以後的生活從此沒有你。可是我知道,這份愛情如果不屬於我,我再強求也沒有呀。那一個熟悉的手機鈴聲,不懂還會不會再次響起。我希望會,我也在等著,等著撥開烏雲見青天的那一天。 回到家打開電腦,看到了你路過的痕跡。還好,你還留下痕跡,那也就證明,你安然無恙,我也就心安了。不管以後結果怎樣,多一份坦然,少一分埋怨,我也終於想明白,沒有誰負了誰,相愛的時候,大家都真心的徹底地為對方付出過。就算因為什麼原因不能走到最後,那也只能說,天意如此。 我想用我的愛去風化你曾經傷感的過去,卻不懂還會不會有機會。 我也想用我的柔情,去撫慰你曾經受傷的心靈 ,卻不懂還來不來得及。 我也想用我的一生,來陪伴你一世的歲月,卻不懂你肯不肯將下半輩子交予我。 我現在心裡沒有半點的恨,沒有絲毫的怨,只求你好好的。 我慶幸,曾經我那麼愛你,一心一意。 我也感激,曾經你那麼愛我,給予我萬分的寵愛。 謝謝。 等你。 我就在咫尺,可是你,卻彷彿在天涯。 歸期,何時? 珍重。 遇上一個人要多少緣分 茫茫人海擦肩而過多少陌生人 但你的眼神觸動我的心 我願意用所有換你一個轉身 愛上一個人要多少緣分 心甘情願為你付出不覺得愚蠢 愛你那麼深愛得那麼真 真的好想這樣讓這份愛永恆 文章來源:葉子的心路隨筆 |Walt Belcher's Hollywood Blog | 一江春水 |王鷹的BLOG | 王溢嘉的BLOG |蘇芒的BLOG | 婁義華!超越夢想 |孟繁華的BLOG | 宇躍輕舟飛揚 |武警總醫院歡迎您 |

Next